尾声

蟑螂  作者:尤·奈斯博

他把烟深深吸进肺里,让烟停留,一直到他觉得快要爆炸了,她才终于出现。她站在阳台门口,阳光照在侧脸上。


51

丽兹醒过来,知道会看见黄色天花板和丁字形的灰泥裂缝。这两个星期她一直盯着那一处裂缝,因为颅骨骨折,医生不准她读书看电视,只能听广播。他们说枪伤很快就会好,重要器官都没有受损。

反正对她来说不重要。

有位医生看过她,问她有没有生小孩的打算。她摇头,不想听完,他也就默默顺了她的意。要听坏消息以后有的是时间,现在她想专注于好消息,例如,接下来几年不必指挥交通,还有警察局局长来过,说她可以放几星期假。

她的眼神飘到窗框上。她想转头,但是他们在她的头上装了个长得像钻油塔的仪器,让她想动也动不了。

她不喜欢独处,一向不喜欢。彤亚·韦格前一天来看过她,问她知不知道哈利怎么了,好像他用心电感应跟躺在那里昏迷的她联络过一样。不过丽兹了解韦格的关心不只是工作的关系,所以就没说什么,只说他很快就会出现的。

彤亚·韦格看起来孤单又沮丧。不过,她死不了的,她就是那种人。她已经接到要接任大使的消息,五月上任。

有人咳嗽,她张开眼睛。

“还好吗?”一个沙哑的声音说。

“哈利?”

打火机咔嗒一声,接着她就闻到烟味。

“你回来了?”她说。

“只是撑着。”

“你在干吗?”

“实验,”他说,“想找出失去意识的终极之术。”

“听说你自己出院了。”

“他们没什么能替我做的了。”

她小心翼翼地笑,让空气一点一点爆出来。

“他怎么说?”哈利问。

“毕悠纳·莫勒吗?奥斯陆在下雨,看起来今年春天会到得比较早。其他就没什么新鲜事。他叫我跟你打招呼,告诉你两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托胡斯处长带花来,问起你的状况,让我跟你说恭喜。”

“莫勒怎么说?”

丽兹叹气。“好吧。我帮你传话了,他也去查了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你也知道布雷克不太可能跟你妹妹的强奸案有任何关系,不是吗?”

“是。”

她听得见他吸气时烟草发出的噼啪声。

“也许你该放手了,哈利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布雷克的前妻听不懂那些问题,她甩了他是因为他很无趣,没别的原因。而且……”她吸口气,“而且你妹妹被强暴的时候,他根本不在奥斯陆。”

她努力想听出他的反应。

“很遗憾。”她说。

她听见香烟落地,还有橡胶鞋跟把烟蒂往石砖踩的声音。

“好吧,我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。”他说。传来椅脚刮地的声音。

“哈利?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我就说一件事。你要回来,答应我你会回来,不要留在那里。”

她可以听见他呼吸的声音。

“我会回来。”他的语气没有起伏,仿佛对这句歌词感到厌倦。

52

一束光穿过他们上方木头地板的裂缝,他看着光束里的灰尘在跳舞。他的衬衫像吓坏的女人一样贴在他身上,汗水刺痛他的嘴唇,泥土地的臭味让他作呕。不过烟管传过来了,他一只手抓住烟针,把黑色的膏涂在洞里,然后把烟斗定定地放在火焰上方,于是一切又芳醇了起来。吸第二口之后,他们现身了,伊瓦尔·洛肯,吉姆·洛夫,希尔达·莫内斯。第三口之后,其他人也现身了。只有一个人除外。他把烟深深吸进肺里,让烟停留,一直到他觉得快要爆炸了,她才终于出现。她站在阳台门口,阳光照在侧脸上。两步以后,她就无限缓慢地浮到空中了,从脚掌到指尖形成一道黑色的弯弧,平缓的弧。弯弧轻柔的一碰划破表面,潜进水里,越潜越深,最后水面在她身后合上。水冒了泡,一道波浪拍打在池壁上。接着一切静止,绿色的水再次映照天空,仿佛她从来没存在过。他吸进最后一口烟,往后躺到竹席上,闭上眼睛。然后听见柔柔的泅水声。

上一章:第五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