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 年轻男人

余生皆假期  作者:伊坂幸太郎

早坂先生对着马桶,意欲呕吐,但他的睡意似乎更加强烈,因为还没等吐出来,他就先靠在门上睡着了。我赶紧扶住他,好不容易把他拖回桌子边。此时甜点已经在桌上摆好了。

“早坂先生好像要睡过去了,怎么办?”我问。

早坂沙希挥舞着叉子,气势惊人地说:“没事,我把老爸那份也吃掉就好。”

“我不是说那个。”

“啊,没事的,你让他坐下吧。要是他快跌倒了,我会扶住的。”早坂夫人安静地说。于是我照她所说,帮助早坂先生坐到椅子上。一开始他不停地往下滑,换了一个角度之后总算稳住了。

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,把面前的蛋糕塞到嘴里。甜味在口中扩散,我心中一惊。因为此前我一直对这种点心没什么兴趣,现在一吃,发现其实挺美味的。想到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美味食物,不禁激起了好奇心。

我三下两下解决掉自己的那份,然后起身到前台去结账。

我把信用卡递给收银员,正在伪造签名的时候,目光撇到早坂夫人正斜着身子,张大了嘴,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早坂先生。

早坂先生根本叫不醒,我只能扶着他离开酒店。我把早坂先生拖到停车场,塞进副驾,费劲地帮他扣上安全带,然后回到驾驶席。早坂夫人已经坐在后座上,用充满歉意的声音对我说:“不好意思,真是麻烦你了。”我叫她别介意,因为我们是朋友,然后点燃了引擎。看看车里的液晶时钟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“这最后一晚终于要结束了啊。”

我用力踩下油门,开上笼罩在夜幕中的机动车道。逆向车道上的车灯排成一列,就像路边的火把。

“我们本来并没打算在最后一晚搞活动。”早坂沙希说,“对吧?”她在问坐在旁边的母亲,但并没有得到回答。我透过后视镜一看,她只顾看向窗外。每路过一盏路灯,她的表情就会清晰地浮现出来,嘴角,竟带着笑意。

我在红灯前把车停下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我伸出手,摸索着拿出电话,放到耳边。

“开车打电话是违法的哦,违法。”早坂沙希在后座上说,但我假装听不到。

打电话的是沟口先生,我一接起电话,他就挺尴尬地半开玩笑道:“哟,好久不见了。”然后又说:“怎么样,你真见到那个回短信的人了?”

“我们现在还在兜风呢。”

“不会吧。”我不知道沟口先生到底有多相信我的话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找你是为了今天的活儿,我们不是让一辆车撞了嘛。”

“哦,是那个叫丸尾还是啥的吧?”

“没错没错!”沟口先生大声说,“就是丸尾小同志。你不是用相机拍了那家伙的驾照嘛。”

如此说来,我好像的确没把照片拷给沟口先生。

“我等会儿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拜托了。最近这些事情一直都交给你来办,搞得我现在是焦头烂额啊。”沟口先生笑道。他笑了很久很久,声音慢慢变得干涩。我察觉到那是他为了避免沉默的尴尬而发出的干笑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,沟口先生?”

笑声戛然而止,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。

“不好意思。”沟口先生突然压低了声音,“那啥,我都怪到你头上了。”他突然换上调侃的口气。

“怪到我头上?”

“毒岛的部下刚才跑到我这儿来,发了一通脾气。我实在没办法,就把你说成了主犯。说是你厌倦了替毒岛干活,撺掇我独立出来的。”

“我根本就不是当主犯的那种人啊。沟口先生你应该最清楚才是。”

“我的确知道。”我能想象沟口先生在电话那头露出苦笑,“不过,他们好像相信了。而且,他们好像觉得你逃了,正在找你呢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我并没有责怪沟口先生,甚至觉得这才是沟口先生的作风啊。自己面临危险的时候,将责任推给身边的人。作为策略,这样的确不坏。

我一边打电话,一边看着横穿马路的一对年轻男女。这么晚了,他们要去哪儿呢,莫非他们也在享受假期吗?我呆呆地想。

“他们最擅长抓逃兵了,你小心点儿。”

“被抓到了会怎么样?”

“你懂的。”

以前,有个背叛了毒岛先生的人被大卸八块,扔到了海里。

沟口先生说了句“再见”,我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,那边又说:“啊,冈田,还有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那啥,我已经把《骷髅十三》目前为止出的单行本都看完了。”

之前沟口先生说,想试着完成一些事情,然后又说不如把当时已经发行超过一百部单行本的漫画《骷髅十三》读完吧。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没想到他竟真的在悄悄挑战这件事。

“学到什么了吗?”

“这个嘛。”沟口先生思索片刻,“我觉得,Golgo[漫画的主角,一个杀手。]可真厉害。”他说。

我轻笑一下。“那种事,看一本就知道了吧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

电话挂断了。我认为今后应该不会再跟沟口先生说话了,随后又想,刚才真应该说些更有意义的话。

“喂,人家都开走了哦。”早坂沙希敲了敲驾驶席。我慌忙放下手刹,开动车子,总算追上了先开出去的车辆。

“喂,刚才是什么电话?”早坂沙希用鞋尖顶了顶驾驶席的椅背。

“没什么事。”我边说边瞥了一眼后视镜,发现早坂夫人正盯着我看。而且她正忍着笑意,眼神中似乎有些惊讶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“刚才那个丸尾是谁啊?”她问。

我不明所以,便说:“是今天刚认识的一个男人。”然后又补充说:“衣着光鲜的丸尾先生。”

“妈妈,怎么了?”早坂沙希抢先发问。

“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,年轻时骗了我的那个人,他也姓丸尾。”

“啊,不会吧!”

后座一下子热闹起来,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感觉比在副驾上呼呼大睡的早坂先生还格格不入。

“喂喂,冈田先生,那个人的全名是什么?”早坂沙希的话就像敲在后脑勺上的闷棍一样。

我觉得自己不该掺和到他们的事情里去,但此时我反射性地想起了那个男人的名字,他叫仁德。

“丸尾仁德。”

早坂夫人猛然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“喂,妈妈,是他吗?是一个人吗?是吗?如果真是,你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吧?”早坂沙希嚷嚷着,“冈田先生,快去痛扁那家伙一顿,然后狠狠地勒索他。”

她真是太闹了。早坂夫人并未回答女儿的问题,而是意味深长地扬了扬嘴角。

上一章:一家人 下一章:一家人